在线游戏网站联众还活着吗?

【2018-01-15】

  网络游戏网站联众还活着吗?

  联众,还活着吗?这是联众董事长杨青在向别人介绍自己时常听到的问题。当然,人们经常玩联众,但是可能会问他:你能遇到麻以上吗?多少个部委?没有新的银行负责人加入? 2004年4月由韩国NHN集团以1亿美元天价联众是全球最大的在线游戏网站,注册用户超过1亿,网络用户最高达53万,资产超亿元,净利润达600万美元 。但到了2010年底,韩国NHN的大股东找碟机,联众正在亏钱。当经济观察报对联众现任董事长杨青进行专访时,一个难忘的联众在我们面前显然展现出来,公司的经历堪称中国互联网经典商业案例:在最光辉的时期被跨国巨头收购,但遇到了跨国公司所有问题,团队不信任,用户需求受到歧视,产品适应环境,战略转变为2004年末,作为全国最大的社区公司,联众错失即时通讯,大型网络游戏,但也错过了上市。所有这些灾难的最终根源只有一个:引入跨国公司资金时公司所有权的丧失。联众现在通过一个U型的发展轨道。杨青表示:腾讯超越用户的数量是不可避免的,因为QQ是用户流量最大的来源,但除了腾讯是我们之外,我们必须做国际象棋,而第三和第四是开了一个绝对的距离。在他看来,腾讯游戏厅其实是做了第一轮教育棋手的普及工作,而他们则抱着高端用户,当玩家寻找高端对手的时候也要联众。联众CEO吴国良连中遭到指控连环2003年后的所有故事的目击者。据他介绍,韩国NHN集团进来的第一个想法是不要做一个大型的网络游戏,他们自己有一个叫联名的连名棋业务,而韩国正在考虑是否让Hangame这个品牌统一在日韩取代联众之后,不惜一切代价购入联众,经过长时间的讨论终于决定联众这个品牌,而是用了韩佳的LOGO,来维持其全球化。 NHN在第一年就派出了数十名来自韩国的工程师和管理人员,希望在联众平台上发布韩国休闲棋类游戏。不过韩国的游戏都是网络版,没有游戏厅的概念。当时韩国的互联网插件很干净,能够运行驱动程序插件,但是在中国它是流氓软件,反病毒软件将是所有阻塞插件的路障。这样一来,韩国就在大厅上单独开发游戏,包括台球,俄罗斯方块,界面非常漂亮,只是文字完成,用户界面还是韩国的设计,中国用户因此不买它。所以从2004年底到2005年底,一年来,最后几十个人都撤出了韩国。 2005年中期,大型网络游戏兴起。 NHN开始收购大型网络游戏公司和工作室,联众的战略发生了变化:不搞国际象棋,大家都去大型网络游戏,NHN集团的做法是全球采购大型网络韩国,日本和中国的游戏同时发布。虽然这可以降低整体成本,但这对中国来说是一场灾难。在NHN集团中,韩国的国内市场是最重要的,其次是日本市场,联众作为一家公司回购,优先考虑始终是最终的。第一个产品的培训是搞鬼,后来更名为“旅游“。用吴国良的话说,这与中国的国情极为不符。当这个产品按月收费时买回来的时候,中国已经开始收取道具了,联众给NHN改变游戏道具收费。虽然韩国方面同意,但是之后却很快出现,因为韩国和日本市场没有这个需求。将产品按时转换成支柱费用也是一个巨大的项目。换到道具收费时,联众发现NHN只是收费一些免费的东西,而不是真正的道具收费模式,收费能力差。然后,所有技术人员在测试的第一天就被撤回韩国。事实证明,“天堂之旅”是NHN集团通过从韩国游戏工作室购买的机构。联众每个产品都有什么变化需要与NHN,NHN和代理商通过原创工作室进行沟通交流。后来版权代理公司与原来的工作室有不同的意见。就在“天堂游记”测试的第一天,原来工作室里的六名韩国员工全部被撤回。尽管联众安慰联众派出了更好的工程师,但结果却是一个不好的检查。不幸的是,“天堂游记”遭受了黑客攻击,虽然网上有3万多用户,但由于担心黑客,联众不敢做广告。当然,“天堂之旅”中最核心的问题就是收费能力差。 2006年,联众在“天堂之旅”中亏损了数千万元,但由于盈利能力强劲,联众依然没有亏损。吴国良觉得这个不行,就像韩国拿了一张表NHN一样。所以联众拿到了第二个培训产品“霸气”。然而,在“霸气”推广期间,NHN改变了对大型游戏的态度,并没有下定决心去推广。最终,“霸气”的结果只比“天堂游记”稍微好一点,今天它给联众每个月的收入贡献了一百多万元。其实这次联众有机会。因为NHN一直对联众说“DNF”。但是后来,NHN韩国最终把这款游戏作为NHN集团的子公司发展到“地下城的勇士”。 NHN集团在分拆游戏业务之后,能够收购其控股权,制定了大量的股权激励措施,并向团队承诺它做了什么。球队的成绩确实如此,球队把股份拆了出来,大股票已经不再是NHN集团了,然后公司股票又被转移了,“地下城”不再受NHN集团控制,最终到腾讯。回到国际象棋2007年底,吴国良与NHN集团沟通,联众不应该进口游戏。为了自己发展,NHN也同意了,联众开始打造“精武世界”。 “天下之怒”是一款格斗游戏,为了取悦格斗玩家将不得不去保护游戏的平衡性,所以充电点不好设置。到了2008年,NHN集团发现它的收入增长特别严重,然后对吴国良说,有很多象棋用户,我们再来一次。于是吴国良迎来了第四套韩国技术团队,其中包括新任CTO和新任CEO,与前三名一样拨号,早上学中文,下午上班,联众回到国际象棋,首席执行官是一位知名的高管顾问,数据挖掘的优势,他成功地在韩国建立了一个用户付费的模拟棋牌,赚了很多钱,NHN决心迫使首席执行官卖掉韩国的房子和解雇他的妻子到中国工作,韩国技术人员决定取消大厅,重新搭台,从联众拉用户,2009年初,联众召开董事会,韩国表示计划三年投资1亿元打造新平台,全部资源投入。董事会通过决议,开始计算联众2009年开始亏损。联众科技总部副总裁王宁回忆说,NHN集团发行后盲目接手,造成一个大的投入体制改革重建的人力,物力资源,增加了制度的潜在风险,占用了人力,物力,使原有业务不能正常进行,一年之后,南韩牛人作为地主出来,成千上万的人同时在线,此时,NHN集团再次出人意料地决定退出中国市场,因为他们必须首先巩固韩国和日本的市场,这让韩国派出第四位联席首席执行官愤然辞职,后来他做了一个国际象棋游戏网站,与NHN集团展开竞争。从2009年下半年的全国美女网页开始,NHN集团开始寻找买家整个中国的游戏公司,并找到摩根大通出价。最终,当时决定将其出售给该国的一家大型博彩公司。然而,在签署协议之前,公司在最后一刻突然又施压。 NHN集团愤怒地结束了谈判。当NHN集团再次派人告诉吴国良说他做的时候,吴国良决定不玩了,玩不起。联众高管认为,联众与NHN合作失败的原因是:一是日韩不相信总部派来的当地人,总经理和部长两层;第二,韩国常常取代中国教练。韩国,日本的管理风格非常像最强的人不离开总部,而送到总部不是第一梯队,权力是有限的,不能直接作出决定。那时候,吴国良不经意间把联众的事情交给了商学院的同学杨青。一直在寻求并购的杨青听后表示:“不如我们收购的那么好,事实上,在2009年,2010年,杨青一直在寻找可能的并购目标,互联网,高科技联众也是他最后的关注点,杨青和他的投资者首先吸引的就是联众品牌,积累了高品质的用户,很多人都玩过联众的游戏,都知道联众。国际象棋有一个自然的用户粘性和较长的生命周期,实际上,联众多年的曲折,联众象棋业务已经非常稳定和成长,作为商学院的同学,杨青对吴国良的个人能力的信任也是一个决定性因素,天气,地理,人员和收购决定很快就已经定下来了,但是在初次联系NHN集团的时候,韩国人想把连功卖给啦啦啦行业中最大的公司。杨青等人只是一个投资集团,而不是同行业的一家公司。然后他们被排除在考虑之外。当韩国人联盟的信念即将崩溃时,杨青再次出现在他们面前,告诉他们这应该是你最后的机会。拆解VIE 2010端午节时,杨青独自一人去汉城,跟NHN集团的首席财务官谈判。可想而知,当时韩国有多少纠结。作为韩国最大的游戏搜索服务商,年利润中国每年几十亿美元在中国失去了一两百万块一块蛋糕,只要南方松动,亏损十年都不是问题,但联众的销售手段随着中国战略的彻底失败和从中国最大的市场撤出,这个问题更是一个面子问题。谁负责失败?最终,他们找到了一个最好的理由:中国的工业环境,例如限制政府监管等问题对韩国来说不是问题,当然,继续打下去是一个死路,这个理由给了韩国是一个很好的舞台,8月份双方签署了一份意向书,12月份完成了所有的交付,而2010年,杨青等人收购联众作为海外收购的自然人,当时收购更多要求国家发改委,商务部,国家外汇管理局等三个部门批准,最后,杨青等人完成了国内外同步并购,打破了联众的VIE架构,将其转化为一家纯粹的内资公司虽然杨青没有积极回答联众是否上市的问题,但他今年联众对资本市场的决定,也奠定了更深的嘘声,铺好了道路。其实上市是杨必须面对的问题。国内企业没有选择,团队的激励并不是轻易解决问题的。杨青说,联众有一天要考虑资本市场问题,但现在不考虑尽管拆除VIE架构,但随后成立联众已经达到了国内所列的有关条件,他是指创业板,这涉及到两年前从南韩拿联众为什么一定要赶在2010年底,他拿了两个季后也就是说,2011年年中,联众根据杨青实现盈利的说法,如果拖累12月31日,联众计算上市时间将延后一年。联众实际上准备了上市资料,但并没有通过定位高端象棋2010年收购联众后,新的管理团队做出了几个重大决定:果断放弃大型网络游戏,退还国际象棋,并作为核心业务。整个定位方向:休闲+国际象棋;其次,联众走合作模式,把产品拿出来给合作伙伴。杨青认为,企业需要国际象棋游戏来增加用户的粘性,并使现金流动,此时联众平台与其他公司没有竞争关系,而是合作与互惠关系;第三,技术产品要改造。现在在新浪,百度,360,PPS等互联网平台上,可以看到联众的游戏。根据中国游戏协会发布的“2012年中国游戏产业发展报告”,联众网页棋牌休闲游戏平台用户总数超过3700万,占网页游戏休闲游戏市场的57.7% ,这已经成为Domain用户最大的平台。事实上,自2011年以来,联众开始大力发展多平台业务,推出跨终端战略,全面覆盖客户端,网络和手机网游三大市场。 2012年,中国网页和休闲游戏平台用户总数约为6500万,其中联众拥有最大的用户群,其次是博雅和竞争激烈的世界。当然,这些数字并不是联众目前的杀手锏,杨青想做的是,当一定水平的棋手找专家的时候,想起联众,为了达到这样的目标,杨青决定整合线上线下业务发展,充分利用棋牌游戏产业的运作经验和独特资源,通过与世界各国专业棋类组织,国家体育总局,地方广播电视部门,当地媒体等的合作,与世界巡回赛(WPT)和三亚市政府合作于2012年底举办的世界级中国(三亚)扑克锦标赛,结合国家体育总局中国扑克大赛等。如今,业内没有人能赶上联众举办棋牌比赛。甚至连客人的大小都是以联众为基础的。要知道,这些比赛是联众在线平台的主打,只有到决赛才能线下面,本次比赛吸引了众多的棋手爱好者来联众,特别是高端象棋用户。联众同时也得到了很多高端用户的赞助:比如银行,酒店,高档车等品牌的资源。通过比赛将这些选手介绍到联众之后,逐渐形成了自己的象棋爱好者社区。据杨青介绍,联众实际上是一个小社区,比如ARUP单个贡献值(平均每用户收入)最高的一个棋盘,其实很多玩家都是让自己的飞行棋自己跑,而且自己和聊天这些决定也改变了联众,这两年来,联众以每年50%的速度增长,使用户数量翻了四番。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兴起,杨青认为,联众的好日子即将来临,不再适合玩移动使用的时间碎片产品。联众,移动终端“独立斗地主”已经全球手机游戏下载量超过3000万,排名前十,今年恰逢联众成立15周年,杨清董事长承认,联众在过去的15年里有着辉煌和挫折,但他相信政府会在15年之内,他会过得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