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宁云商转型阵痛 2013年净利润大跌96%

【2018-01-15】

  苏宁云业务转型之痛2013年净利润大跌96%

  3月31日,苏宁云服务商(002024深圳)股价跳空低开,不久迅速回落至今年以来的最低点。在刚刚过去的周末,苏宁云业务发布2013年财报,数据显示,其同期收入仅增长7.05%,净利同比下降95.8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也同比下滑86.11 %同期。盈利报告显示,毛利率下滑和升级成本大幅下滑。苏宁综合毛利率去年同期为15.41%,低于2012年的18.01%。财报显示,公司在当前市场环境下加大了互联网业务的拓展力度,价格竞争更为激烈,排水促销活动频繁而3C产品毛利率较高,互联网业务毛利率处于较低水平,同时去年6月线上线下策略的出台也给离线带来一定程度的下滑这意味着,苏宁承受了网络价格战带来的低价压力,同样的价格策略更差,线下销售利润率同步下滑,显然,矛头指向苏宁电子商务业务苏宁特易购。其盈利报告显示,2013年的大部分时间,苏宁易购仍承担网上业务的损失。 O2O开放平台综合电子商务提供商是去年战略转型的关键为了实现这一目标,苏宁多次调整组织架构,努力开放开放平台,进军互联网金融,实行线上线下定价策略;拓展母婴宝宝,化妆品,日用百货,百货,书籍等在线分类; 2013年,公司逐步剥离了苏宁易购(苏宁)的销售和营销业务, (除南京外)转入苏宁云销售公司(原负责线下业务),苏宁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苏宁易购」)业务转移至网上互联网交易平台,除保留全国其在南京的部署库存,盈利模式是交易佣金和其他来自开放平台的服务收入,显然,苏宁易购试图从自助平台转向Lynx频道平台。电子商务分析师卢振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苏宁易购希望通过开放平台丰富产品类别,剔除简单的3C家电业务标签,成为全面的电子商务。他认为,根据京东(自营业务和易迅发展的观点,单纯出售3C家电,苏宁易购同样难以实现盈利,只有成为一个综合性的电子商务平台,拥有交通,在此基础上实现更多盈利模式,包括佣金,促销和互联网金融,大数据等。苏宁云商报显示,去年苏宁易购以其红孩子,丰富的购物等成熟供应链系统布局母婴化妆品类,而在商品,书籍,百货公司等类别中也有涉及。但是,吕王旺表示,目前苏宁易购在品类拓展方面还存在不少困难,首先,苏宁供应链是3C家电,在日用品,书籍等类别上没有优势,苏宁易购在类别扩张的过程中ss出现分散,没有集中。苏宁易购似乎正在重复该指数,或者Alexa的交通网站统计,苏宁易购的流量波动远高于山猫和京东。这种不稳定的交通状况,对上述投入巨资的第三方企业并不太多。这个被称为用户体验的人指的是苏宁易购的小剑物流。作为以前的传统家电零售商,笨重的物流是苏宁易购的优势,但在向综合电子商务过渡的过程中,其小件物流正在建设中,还远未成熟。根据公司的财报,去年在几十个城市开设或完成了物流基地。想象和实施苏宁易购转型太急切,而纯粹的线路类全线扩张,而线将解决所谓的O2O整合问题,而后者显然只针对3C家电类。去年,苏宁实施线上线下战略,解决了互相冲突的问题。不过,在2013年的财报中,这一策略已经成为毛利率下滑的重要原因。原因很简单,所有网上电商都以主战场,价格战为抢夺用户的主打风格,所以苏宁易购必然会直接或间接降价,从而降低其线下销售价格和毛利。上述人士表示,这一政策始终是一个百杀手的决定,自从千载难逢的决定以来,在电子商务尚未完成的时候,这次冒险是非常危险的。苏宁的解释是,虽然公司认为采取这样的策略会在短期内影响公司业绩,但最好能够尽快打破价格壁垒,在旧业务模式下积极维持不可持续的盈利能力,促进O2O整合,建立新的盈利模式。凭借强大的网上商城优势,实现线上线下整合(O2O),苏宁易购已经成为外界的天然优势。不过,这一策略在2013年苏宁,不断的抵制。苏宁易购一名基层员工曾公开发表文章称,虽然公司成立了销售总部,实现统一的线上线下采购,网上销售也将纳入大公司业绩考核,但各大公司仍然没有线上和线下的平等,沉重的线路,轻线上的情况没有改变的执行情况。因为虽然采购和价格已经统一,但总部一级仍然分开运作,分公司没有动力使用线下资源进行在线服务。苏宁的O2O模式是富有想象力的,问题似乎更多的是在执行层面上。今年2月,张近东的内部演讲引起了对团队执行问题的不满。直到今年年初,苏宁再次进行组织结构调整,连锁平台总部和电子商务业务总部合并为一个成立运营总部,才逐步解决了这个问题。关于O2O,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虽然苏宁线店铺已经在经历转型,但是距离互联网商店还有一段距离,未来将加快乐购直销区,wifi覆盖等方面的硬件建设,也将是员工进一步完善在线分流。苏宁云业务战略的实施,要多开花,齐头并进。但对于电力供应商而言,这种做法必然会导致部分环节在短时间内解体,导致整个系统效率低下。未来,苏宁易购将成为一个什么样的电子商务网站,受到几位记者的采访谁也无法准确描述。 (编辑吕爱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