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魔兽世界外域 外域20个关键词(上)

【2019-12-02】

  “燃烧的远征”已经开放一个半月了,中国的《魔兽世界》玩家们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人间奇迹”。当然,每个人对这些奇迹都有自己的评价,无论其结果如何,都证明了《魔兽世界》强大的生命力和新时代的开始。对外域来说也一样,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外域的模样,而我,只能代表我自己,诉说解读外域的二十个关键词。

  距离上一次黑暗之门洞开,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虽然我们无法回到那个五位英雄甘愿牺牲自己,全力将黑暗之门关闭的场景,但是幸好我们也终于不用默默地在暴风城的雕像前缅怀他们了。回想当年,为这五位英雄的雕像题词的人,也已经有四位溘然长逝,岁月在门的此端与彼端,留下了同样深刻的痕迹。

  踏入荣耀堡,我们能见到的是达纳斯•托尔贝恩。二十余载光阴,已经让一位意气风发的民兵队长成长为战斗在地狱火半岛第一线的总指挥。在图拉扬将军失踪期间,是达纳斯肩负起了防守燃烧军团的重担,将远征外域的幸存者组织起来,并以“洛萨之子”自居。我想,这个名字不仅仅是为了纪念那个曾经拯救过艾泽拉斯的英雄,更多的是证明他们为了保卫家园毫不畏惧死亡的决心。图拉扬和奥蕾莉亚•风行者的儿子——救赎者阿拉托尔,他时刻关注着荣耀堡的各处工作,在达纳斯的指导下学习如何成为一个指挥官。也许有一天,当达纳斯倒下的时候,他就要像他父亲一样继续这番事业了。

  一个本是艾泽拉斯的孩子,经过了近二十年的成长却无缘踏足家乡的土地,不得不说是一种悲哀。当人们认清了这种悲哀以后,才能明白战争与侵略的可怕。

  可以说这群已经在外域生活了二十多年的人类从来没有想过黑暗之门会再次打开,换句话说,支撑着他们意志的就是一个信念,不能让黑暗之门打开,让家园再次受到毁灭的威胁。所以,当勇士们第一次踏进荣耀堡的时候,不要对着那个喋喋不休的师费林图斯皱眉头,他只是在困惑。

  希望黑暗之门五英雄及在荣耀堡战斗了这么长岁月的人们,在有生之年里能回到家乡,落叶归根。

  几年前的艾泽拉斯,兽人们的血咒已经随着格罗姆•地狱咆哮的牺牲画上了句号,深渊领主玛诺洛斯的头骨和铠甲被萨尔安放在奥格瑞玛城的显眼处,时刻提醒着自己的族人这段黑暗和屈辱的过去,切记不要重蹈覆辙。可是他们远在外域的同胞就没有这样的好运了。

  以清除部落为己任的联盟远征军,时刻都对那些曾经入侵他们家园的异族抱有敌意。这不是人类的错,他们只知道兽人是敌人、是嗜血的野兽、是残杀他们亲人的恶魔,可以说在他们看清兽人背后那巨大的邪恶之前,地狱火半岛上的旧部落成员时刻都受到毁灭的威胁。随着联盟在外域逗留得越来越久,燃烧军团这个主谋才渐渐粉墨登场。

  因为黑暗之门关闭而没能到达艾泽拉斯的兽人,一方面背负了“入侵者”的骂名,另一方面被燃烧军团视作没有利用价值的炮灰,遭受着两方面的打击。被切断了恶魔之血的供应,他们变得越来越孱弱,开始无力还击。为了生存,他们别无他法,只有寻求一个新的恶魔帮助他们找回那已被污染的“荣耀”。

  这时,一个身影降临到外域,打败了不可一世的深渊领主玛瑟里顿,开始以外域之王自称,他就是伊利丹,他摧毁了被玛瑟里顿霸占的地狱火堡垒,“慷慨”地把败者的血液送给兽人们享用,于是新的一轮诅咒又重新开始,邪部落诞生了。

  但是,同投靠了黑龙的雷德兄弟一样,投靠了伊利丹的邪部落也难以逃脱毁灭的命运。大酋长卡加斯•刃拳即使孤傲地站在地狱火堡垒的最高点,也分明感觉到了自己行将就木的悲哀。此时他的选择是出卖整个氏族,只是为了保住他脆弱的统治。这一幕在历史的长河中是何等熟悉。

  我们不禁要感慨于格罗姆的伟大和邪部落的不幸。有时候,复兴并不意味着再创辉煌。

  在外域,生活着这样一群从未受到恶魔污染的兽人,他们是当年没有被恶魔选中的老幼妇孺,他们自称“玛格汉”。就因为那时的弱小,才得以在阴谋与战争中保全了自己。

  在外域,生活着这样一群受到恶魔影响的德莱尼人,他们被燃烧军团无情地当作测试邪兽人战斗力的试验品,他们被自己的同胞和圣光遗弃,人们称他们为“破碎者”。

  当年的兽人孩子,现在已经成长为强壮的战士,在盖亚安祖母的领导下机智地与邪部落和暗影议会周旋,而在纳格兰草原的城市加拉达尔已经初具规模。

  当年不幸的德莱尼人,现在在其他种族的眼中成为了愚蠢和落后的代名词,他们要经受嘲笑、背叛、奴役与驱赶,破碎者们破碎的不仅仅是身躯和信仰。

  同样是生存在这片破碎的大地上,双方都明白自己真正的敌人应该是燃烧军团,但彼此间仿佛有一道看不见的屏障相隔,不知双方的领袖是不是还对当年的那场屠杀耿耿于怀,他们始终无法再像过去那样和睦相处。

  但是这种隔阂却被别人所利用。在伊利丹的阴谋策划中,在玛格汉台地的山脚下,德莱尼使节瑟丹、玛格汉卫兵和邪兽人刺客演出了一场让人意想不到的“好戏”。

  如果没有亡者灵魂的指引,这个诡计很可能就真的得逞了。不过联盟与部落始终有这么一群头脑清醒的人,经过努力看清了事情的真相。兽人发现了玛格汉部族的存在,联盟也开始接受库雷尼破碎者对于自我身份的坦白与救赎。

  虽然谁都知道,在游戏中的联盟和部落将永远这么对立下去,但我坚信,转动的仇恨巨轮总有一天会结束它的使命。

  破碎的德拉诺世界,被燃烧军团蹂躏二十余年,早已是满目创痍。散布在各处的铸魔营地和登陆场一再提醒我们,燃烧军团的爪牙早已把这里当成了他们的基地,继续影响着这脆弱世界的根基。

  在这片大地上,有受到污染而四处游荡的野兽,有失去心智而行为疯狂的人们,有饱受折磨而对凡人丧失信任的元素……燃烧军团散播的混乱无处不在,所有的一切都在等待着净化。

  破碎者在经历了被圣光遗忘的痛苦以后逐渐发现了元素的低语,他们和那些还没有放弃元素之道的兽人萨满联合到一起,开始了拯救大地也拯救自己的净化之旅。他们丝毫不在意旁人的冷眼甚至敌视,他们的足迹遍布了整个破碎大地,他们试图以重新建立起与元素的联系为开端,重建外域,重建家园。

  净化之路并非一帆风顺,通常是布满荆棘。特别是其中破碎者的身份,使他们难以摆脱命运的捉弄。他们之中有的被恶魔俘虏受尽折磨,有的抛弃信仰再度迷失,有的为了理想献出生命。皲裂的大地、呼嚎的狂风、浑浊的水源和异样的火苗是否会原谅他们乃至与他们合作,一切都须拭目以待。

  当然他们也不希望自己是在孤军奋战,他们在联盟和部落中看到了自己的同胞,他们希望有更多人加入到他们其中,即使是一时伸出援手给予帮助,也会感激不尽。

  他们出没在与元素最接近的区域,找到他们不难,不过在此之前,让我们记住他们共同的名字——大地之环。

  朋友,如果说要评选第一奸商,你会想起谁?地精?恶魔?虚灵?这些答案都不对,这个世界最大的奸商,当属那个挂着“塞纳里奥”牌子的组织。

  是否还记得当年的希利苏斯?无数志士仁人在那里大肆捕杀暮光教徒,几乎做到了一信难求。是否还记得当年的安其拉?联盟和部落的勇士们金戈铁马,直捣黄龙(古人造词就是牛,黄龙不就是青铜龙吗)。曾经我们所有人都经过了刻苦的修炼,成为了这个组织膜拜的对象。可就在短短几个月以后,他们翻脸不认人了。

  我真是不明白,黑暗之门打开后,为什么立刻在赞迦沼泽、泰罗卡森林甚至远在千里之外的虚空风暴都有了这些德鲁伊的身影。他们对当地生态的研究和了解,甚至超过了在当地居住了二十多年的人类、兽人、德莱尼人。而且最让人受不了的是,他们宣布独立了,他们有独立的番号了,他们不把自己当成议会的人了,他们开始叫自己“远征队”了。

  如果在现实中有人敢做这种事,肯定要备受唾骂吧,可是他们的小日子反而过得挺滋润,有事没事就雇人帮他们干活,做完任务以后说些不痛不痒的“表扬”,然后拿一些“垃圾”打发你……所有的职业,哪怕塞纳里奥议会崇拜,哪怕本身就是德鲁伊,也休想从他们这里获得一丁点的另眼相看。我们能做的只有向他们展示我们的“农业”劳动成果而已。

  我不知道如果玛法里奥有朝一日从梦境中醒来,他会不会对泰兰德视而不见,轻描淡写地说:“你好,达纳苏斯的朋友,如果你有什么事,可以先去找XXX,交N个OOO,然后我们谈下一步该做什么。”

  赞迦沼泽的奇异生态,造就了其中以植物体构成自身结构的物种,真菌巨人、沼泽行者、孢子人等等都是其中的代表类型。他们同时也都以沼泽中的植物为食,一直以来和睦相处互不侵犯。

  但即使如此,伊利丹的手下还是没有放过这里。瓦斯琪女士率领着她的纳迦来到沼泽,建起了巨大的抽水装置,要把这个在外域尤其宝贵的资源都据为己有,赞迦沼泽原本有的五大湖水位一降再降,直接威胁到了沼泽生物的生存。

  虽然真菌巨人和沼泽兽身形庞大,但不善战斗的他们并不是纳迦的对手,当干涸的湖里找不到食物了以后,他们把目标转向了原来的邻居——孢子人。于是,更弱小的孢子人不得不退缩到一个小小的村子里,任由巨人们在他们赖以培育后代的孢殖林中肆虐。

  第一次听到孢子人的故事,你也许会显得不屑一顾,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弱小就意味着灭亡,这就是所谓物竞天则。如果他们无法依靠自己的力量求得生存,那即使是暂时的帮助也无济于事。

  试想一下,如果你的家园被侵占,你的生命朝不保夕,你无力反抗的时候,有人站出来说这是你自己的事,你将作何感想?回忆一下二十多年前的艾泽拉斯,两者的情形是何其相似。当这个种族的每个成员都付出自己的全力去争取种族的延续时,他们都是可敬的。

  有这样一句话:什么是力量?它既可以让一切来犯之敌尝到失败的滋味,同时也可以帮助一只初生的小鸟破壳而出。其实这个世界本不存在强大与弱小,只要你愿意付出善良的心,那在任何地方,弱者都可以继续生存。

  这些长着羽毛,身穿宽大的长袍和铠甲,有一张尖嘴和肉冠的家伙们堪称外域的鱼人,几乎陪伴了玩家的整个升级之路。

  通过散布在各地的鸦人居住地我们可以一窥鸦人社会的全貌。这个看起来有些猥琐与肮脏的种族却是现存外域原住民文化中保留得最完整的一个。

  很久以前,一个强大的鸦人泰罗克凭借一己之力创造了斯克提斯城,打败了刀锋山鸦人们信仰的乌鸦之神安苏,并把失败者的精华封印在了塞泰克。是他开创了鸦人统治的时代,他的铁腕和强硬造就了鸦人社会的强大,但也为他的失败埋下了伏笔。

  随着泰罗克的失踪,鸦人们开始互相猜忌和分裂,一个叫艾吉斯的鸦人领袖偷走了泰罗克的遗物,来到奥金顿的塞泰克继续做他的美梦,疯狂的他欺骗他的信徒说他就是泰罗克转世来继续统治,受到他蛊惑的鸦人听信了他的谎言,将他敬若神明。北部刀锋山的鸦人被切断了与乌鸦之神的联系以后,古老的埃匹希斯鸦人文明便开始消亡。只有在斯克提斯及泰罗卡森林各处的鸦爪祭司,还在为重新召唤泰罗克不懈努力。一部分头脑清醒的鸦人决定流亡,宽容的纳鲁阿达尔不计前嫌地接受了他们,现在在觉醒者基尔利克的带领下,他们决定以贫民窟一员的身份拯救陷入黑暗的同胞。

  听了这样的描述,和艾泽拉斯的一个种族何其相似。巨魔,曾经盛极一时,却被暗夜精灵打败,分裂成两个帝国。那些追求力量的祭司发现了强大的哈卡,将其当作自己应该崇拜的神。流放者被赶出自己的城市,在正确的指引下打算收复失地。

  也许每一个强大的种族都会面临信仰的缺失,也许每一个强大的种族都会出现一时的衰落。究竟是就此一蹶不振,还是发奋中兴,无论在游戏中还是游戏外,都是值得思考的问题。

  这是一个艾泽拉斯的人民闻所未闻的名字,他们却已经指引德莱尼人达数万年之久。这是一个看起来不可战胜的种族,他们的每一个成员都由纯净的圣光构成。单凭一个纳鲁的力量,就可以让一个嗜魔法成瘾的种族轻松驾驭圣光;单凭一个纳鲁的复活仪式,就让兽人们得以与先祖之魂对话,从而创立萨满教;也还是这个纳鲁的复活,被暗影议会所利用,制造出一个又一个的虚空行者。

  在当年萨格拉斯试图引诱艾瑞达三巨头堕落时,纳鲁几乎在同一时间劝导维伦保护好自己的人民;他们还慷慨地拿出自己用来做穿越星界航行的飞船收留那些愿意与燃烧军团对抗的艾瑞达人;仅仅是风暴要塞的一个卫星,艾索达在艾泽拉斯的坠毁就足以充当德莱尼人宏伟的主城;纳鲁赠送给维伦的七块阿塔玛水晶各自具有神奇的能力,据说它们更是击败燃烧军团的关键所在。

  就是这样的一个种族,一方面要干扰燃烧军团的计划,另一方面还要保护从阿古斯逃离的德莱尼人。据说他们睿智而博爱,不费一兵一卒就使一个奉命前来进攻沙塔斯城的血精灵将领甘愿投诚。他们几乎包容任何种族的流亡者,只要这些流亡者愿意为对抗燃烧军团贡献自己的微薄之力,他们就会全力给予保护和教导。

  他们从何而来?因何要付出如此代价阻挠燃烧军团?他们究竟是个什么样的种族?他们最终的目的又是什么?这一个个看起来几乎完美的个体身上存在的迷团从我们第一眼看见他们起就没有解开过。

  不过,这又算得了什么呢,就像光的产生必定有影相随。只要这个世界有恶势力的存在,就必定有与它对等的正义力量的制衡。我们应该感谢纳鲁,他们让我们重新拾起了信心,甚至是被遗忘的勇气和荣耀。

  在纳鲁的带领下,来到外域的勇士们对抗燃烧军团和伊利丹的战斗取得了质的飞跃。其中最具战斗力的除了来自联盟与部落的志愿兵以外,奥尔多和占星者付出的努力是绝对值得一提的。

  奥尔多的领袖原本是先知维伦,在他率领德莱尼人驾驶艾索达离开外域以后,女祭司伊沙娜接替了他的位置。占星者原本是一群被凯尔萨斯王子派来进攻沙塔斯城的血精灵,但是在他们到达沙塔斯城外时,他们的领袖沃雷塔尔竟然主动向纳鲁投诚,对凯尔萨斯和伊利丹反戈一击,给血精灵王子的队伍造成了重创。

  虽然已经成为占星者的血精灵一再向纳鲁证明自己的忠诚,但是奥尔多的德莱尼人依旧对他们在攻击风暴要塞时对同胞的所作所为耿耿于怀。而占星者们也将奥尔多的姿态冠以“伪善”的名称,在支持纳鲁的同时我行我素。

  当勇士们第一次踏足沙塔斯城时,师卡德加就会告诉他们,他们要在奥尔多和占星者中做出一个选择。为奥尔多效力,意味着所有占星者成员将会敌视你,反之亦然。这是个艰难的选择,因为想要帮助纳鲁,就必须做出选择。

  很多事情就是如此,虽然两个阵营有着共同的目标,但是他们之间的各种方面的差异在一开始也许只是细微的分别,但是会在彼此间无限扩大,最后导致不可弥补的裂痕。

  外域有两大“圆环套圆环娱乐城”,一座是沙塔斯,另一座是奥金顿。其实两座城本来都是废墟,沙塔斯在基尔加丹企图毁灭德莱尼人时被摧毁,而奥金顿则更早,在暗影议会尝试召唤声音元素领主摩摩尔时发生了大爆炸,摧毁了整座城市。

  奥金顿化作一片废墟,虚灵们把法力陵墓当成开采资源的宝库,星界财团则用利益引诱别人替他们工作,坐收渔翁之利;疯狂的主教玛拉达尔占据着奥金尼地穴,和他的信徒们一起折磨着无法安息的灵魂;利爪之王艾吉斯号称自己是泰罗克转世,独霸一方;在幽深的暗影迷宫内,暗影议会继续着他们不可告人的计划,天知道什么时候会再给奥金顿来一次毁灭性的打击。

  反观沙塔斯,却又是另一番景象。由于纳鲁的进驻,加上他们海纳百川的气量,收容了奥尔多、占星者、天空卫队和各种族各阶层的难民,这些身手不凡的难民为了拯救奥金顿乃至整个外域,在来自艾泽拉斯的勇士们的帮助下,队伍已经日益壮大。

  废墟在很多人眼中无非是些断壁残垣,毫无价值。但是虚灵在废墟中找到了能量与科技;鸦人在废墟中找回了统治与野心;暗影议会在废墟中进行着阴谋与诡计;纳鲁们则使一片废墟重获生机。

  如果废墟只是废墟,那他们现在在做的又是什么?或者,你能从废墟中发现些什么?